欢迎来到金融保险新闻网!
当前所在: 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复苏动能持续增强 美国经济独领风骚

  • 时间:2015-01-09 14:47
  • 来源金融时报
  • 字号:

2014年,全球经济可谓“冷热不均”。对于早在2013年就重新夺回“全球经济引擎”称号的发达经济体而言,美国似乎将其他“小伙伴”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无论是与备受通缩困扰的欧洲,还是与深陷“安倍经济学”泥潭的日本,甚至是与同样即将步入加息周期的英国相比,美国的优势都显而易见。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,美国经济在高新技术、房地产以及页岩气革命等因素拉动下,呈现出强劲的复苏迹象,已成为发达国家阵营中的“领头羊”。展望2015年,舆论一片乐观。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更是高调预言,“美国经济以十年来最强的姿态进入2015年,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最健康的。”

经历“先抑后扬”  2014年完美收官

对于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而言,经济增长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本以为自2013年二季度以来的强劲复苏格局能一直持续至2014年,却不料开年就遭遇数十年罕见的极寒天气,导致一季度经济大幅度萎缩。一度令外界担忧,如果极端天气持续时间过长,定会对经济活动造成更多负面影响,甚至改变经济复苏轨道。不过,摆脱天气困扰的美国经济不但改变了此前的颓势,还上演了报复性反弹的戏码。

数据显示,在二季度GDP同比增长4.2%后,美国三季度GDP更是环比劲增5.0%,这不仅大超预期的4.3%,更较初值的3.9%大幅上修,为2003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大增幅,这也使得美国经济在二、三季度创下自2003年中期以来最好的半年表现,也让怀疑美国经济复苏持续性的言论不攻自破。

鉴于基本面的良好表现,各机构纷纷上调对该国的增长预期。摩根士丹利最新上调美国四季度GDP增速预期至2.7%。高盛同样将四季度GDP增速预期调升0.2个百分点至2.7%。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拉沃尼亚(Joseph Lavorgna)甚至认为,2014年的美国经济将以增长5%完美收官。对于今年,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预计,美国经济将实现3.2%的增速,超过2009年经济衰退结束以来2.2%的平均年增速。

关键指标皆利好 强势格局料延续

在GDP飞速增长的同时,众多经济指标也大都呈现出向好势头,它们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强有力的保障。不管是美联储极其看重的非农就业指标,还是反映内需状况的消费者信心指数、个人消费支出、零售业销售额等指标,或是反映房地产市场景气度的成屋销售、房价指数等都表现良好。如今,美国失业率已稳定在了6%以下,消费者信心水平也已恢复至危机前的高位,企业投资规模不断扩大,内部回暖,出口增长……基本面好转让投资者热情持续高涨。在2013年创下近15年最大涨幅,成为全球涨幅最大的市场之后,美国资本市场继续领跑全球。伴随道指、标普指数迭创新高,美国市场以年底汇率估算的全年IPO募资额约为人民币5342亿元,在2014年全球主要资本市场中排名第一。

虽从最近表现来看,除去年12月消费者信心指数、11月成屋销售、10月房价指数等好于预期外,12月全国及区域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(PMI)以及11月营建支出等数据均低于预期,但美元、美股的超强走势再次表明:“加速复苏”已经成为普遍预期。且从目前形势看,2015年的经济走势基本无悬念。

主流观点认为,2015年美国经济将持续强劲复苏,全年增速有望突破3%。除了国内各项经济指标继续向好外,国际油价进一步走低已成为经济增长的刺激因素,不但可以提高消费者的实际收入水平,也可以提高企业的盈利水平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估算,油价下跌预计将会使美国GDP在2015年提高0.2个至0.5个百分点,在2016年将会提高0.3个至0.6个百分点。在国内政策方面,自共和党掌控参众两院之后,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已经调整了反商业的政策基调,行政监管的收缩对经济形成制度性利好。

繁荣背后存隐患 警惕加息负效应

金融危机以来,美国经济复苏很大程度上可归功于经济结构调整和去杠杆化。能源、信息电子、外贸等均呈现好转,金融机构和企业杠杆率持续下降,给经济增长注入源源不断的正能量。其中,作为后危机时代美国经济复苏的重要支撑力量,高度宽松的货币环境促进了耐用消费品和私人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,也成功转移了居民、企业和政府的风险。然而,在货币政策“华丽转身”之后,美国经济周期性复苏不仅不再依赖于廉价资金的刺激,还可能面临升息的种种风险。

且不说美联储升息引起的资产价格变动对其他经济体,尤其是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外溢影响,单从美国自身利益考虑,升息都不意味着单纯的利好。一旦美联储开始收紧流动性,美股很可能会因抛售压力而变得异常脆弱。但另一方面,如果国际资本回流美国,美元资产也将成为“香饽饽”。因此,2015年美股能否再创奇迹仍是个未知数,还需等待多空博弈的结果。此外,随着美联储逐渐临近加息周期,美元“一枝独秀”也可能令奥巴马政府寝食难安,因为政府将不得不承受美元升值令美国商品竞争力下降的情况。

此外,美国经济还存在一些深层次问题。目前,美国20岁至64岁的有效劳动人口占总人口之比在2009年达到峰值之后逐年下降。人口老龄化问题和生产率增长缓慢,恐将致使美国的长期潜在增长率下滑。从需求角度看,目前美国房地产仍未恢复到危机以前,对GDP的拉动作用已大幅下降。同时,在财政赤字和债务上限约束下,政府支出的拉动作用也在减弱。